制造业末日,抓住这一点,还有得救

2018年09月16日 公司动态 65 views

2008年的金融危机,像狂风暴雨席卷过正值成熟期的农田,留下的只有损失,亲历的人还心有余悸,制造业企业被洗掉了大半。事实上,2008年只是一场急症,来得快,去也快。真正让企业家扼腕叹息的是现在的状况——温水煮青蛙,坐以待毙。

几年来,身边的制造业企业不是破产了,就是转行了。没有资本和权利靠山的企业坚持不住倒闭了,留下空空的厂房,挂上出租的牌子;机灵点的转行,至少算是止损了,再也不想灰头土脸地扎进制造业的泥潭,同行者越来越少。

制造业到底遭遇了什么重创?这里讲几个比较接地气的案例,在理论之外,可能给你一些共鸣或指引。

1高投入、低回报

作为最后一个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家居家装行业也经历着暗涌。表面上看,熬过前两年连续低谷之后,出现几例融资——市场再度释放出融资热的信号。

不幸的是在整个大环境低迷的情况下,星星之火难以燎原,还是有成批的企业倒下,以下是某网站整理的倒闭企业名单,传统制造业和互联网企业都榜上有名。

倒闭只是企业最艰难的一种结局,苟延残喘拼命活着的企业更不计其数,在家居家装这个圈子里,赚钱很难,也有真正赚到钱的,你们猜是如何做到的?

一个企业老板跟我们透露,当地很多企业老板并不清白,他们目的很明确,只是借某个行业来套现。

以0利润甚至是亏本的价格卖出去产品,然后通过对上游厂家压账期的办法来套现,上游企业对量大的单子没有抵抗力,账期一压,短则半年,多则一年。

而下游厂家用现金结款,这样一来,这些企业手里就有了可观的现金流,他们拿这个钱去自己的地盘放高利贷。目的很明确,不择手段,纯为赚钱,一旦达到了预期,立刻跑路。

这样一来不仅被拖欠款项的企业受到压迫,由于恶意竞争压价,整个市场都被搅黄了,气得老企业主们跳脚大骂。

中国制造业为何会败落到今天这个程度?这些没有信念的投机者难辞其咎,不仅扰乱了市场,而且让踏踏实实攻产品的企业失去信心。

再说一个做铝板厂的。

跟老板聊天,老板本身就是个富二代,资产雄厚,一腔热血扎进制造业。他目前这个工厂,铝卷滚涂前期加工,厂房、设备、原材料,一共丢进去差不多2亿了!滚涂线一条就是2000万,他有3条,再加上分切机什么的。底下工人百十号人,每个月基本要出1000多吨铝卖给下游厂。

我就问他这么大摊子事业,每年得赚不少钱吧?

你们猜猜他赚多少?

在市场比较好的时候,一年净利润也就100多万!投资2个亿,每年赚100多万。这是什么概念,十几年前花50万在北京买套小房子,现在能赚500万,不承担任何风险。2个亿能买多少套房子?

而企业还必须要承担环保督查、原材料抽筋一样疯涨的突发状况,税收政策变动永远没有利好消息,结果没有最亏,只有更亏,一旦再出现瑕疵品,那都得砸在自己手里。

他工厂有一个专门2000平的地方,全部都是之前作废的废料,场面让人瞠目结舌。

这个老板说原材料抽筋一样涨价,这一点都不不为过,拿BOPET来说,BOPET市场维持高位,上涨300-500元/吨。

  • 华东地区直熔法普通膜谈14810元/吨及上方

  • 华南地区12μ普通膜报14210元/吨

制造业的现状就是,小企业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中型企业,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大企业,实际上有苦难言,负重前行。

2政府扶持难落地

近日广东省出台了《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却依然有企业主叫苦连天,为什么?

先来看一下诱人的扶持政策:

第一条就提到了企业最痛的税负。“降低企业税收负担”在国家规定的税额幅度内,降低城镇土地使用税适用税额标准,将车辆车船税适用税额降低到法定税率最低水平。

全省各地区核定征收企业所得税应税所得率按国家规定的最低应税所得率确定。对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研发等现代服务业符合相关条件的企业和电网企业在一定时间内未抵扣完的增值税进项税额予以退还。

另外在企业用地成本、社会保险成本、用电成本、运输成本、融资成本等企业发展痛点问题上都做出了扶持措施,并且表示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绿色低碳、生物医药、数字经济、新材料、海洋经济等新兴支柱产业。

我接触了几个企业家,他们一致表示,这些政策,都是空头支票,落实起来,难!其中一位给我讲了一件事。

这位企业家是实业世家,从父辈开始就建厂做机械加工。他的父亲与叔叔合伙建厂从91年到2006年,每年保持稳定的增长率。企业发展高峰期,规模为200人,年营业额2900万,毛利润在30%左右。

传统的设备已经不能满足企业的发展,需要上新的生产线,当时一条进口的自动化生产线需要1000万左右,厂里空余的资金大约500万左右,两位长辈积攒资金准备更新生产线,计划在两年内将生产线更新迭代。

当年就遭遇了一次重创,地方政府规划新建工业园区,鼓励当地企业搬迁,入驻新的工业园区,然而工业园区里都是毛坯厂房,完全不符合工业厂房的标准。

政策是各企业自负改建和装修费用,租赁厂房第一个租赁期到期后,地方政府低价将地皮卖给各个企业。在任的一把手放言:如果不搬迁的话,有什么麻烦自己看着办。

搬迁耗费了很大的资金,更换生产线的计划被一再延后,这期间损失了很多大客户的订单,产能跟不上,大单接不了,尝试过做“二道贩子”转给其他地区的工厂,又无法保证利润,赚不了钱。撑了三年,才缓过劲来。

到2011年,厂房租赁期满,当地政府又来了当头一棒:

1、以市场价八折的“优惠”把土地卖给企业;

2、承担两倍的年租金续租。

此时市场价的八折已经成了06年的三倍!

这五年间,已有大半企业资不抵债,破产清算;留下来的企业心寒了,放弃了项目,咬咬牙,贷款买了地皮,做起出租厂房的生意。

经历过这些磨难,到了他这一代,已经再也不想去碰制造业。

3环保督查,强制停工

近几年,坏事一桩接着一桩,前脚材料刚涨价,后脚就挨了环保督查一记重击。一位从事印刷行业的老板吐槽,材料涨价还能撑一撑,一旦关厂,翻身就难了!在环保督查风暴的席卷下,大批的企业被关停整改,工厂关闭,工人失业。从唐山、巩义到宁夏等工业重镇……统统整改!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环保督查:

  • 超过3.2万家企业被督察组检查

  • 超过2万家企业存在环境违法问题,占比达到64%

  • 核查上报的‘散乱污’企业达到了17.6万家

  • 9月底前关停不达标企业——将断电、断水、清场。

这位老板厂里几十口子人,骨干成员都是从年纪轻轻就跟着一起出来创业,二十余年,同荣辱,共患难,厂里困难,几位骨干成员搭上身家给企业融资渡过难关,一旦关厂,这些工人下岗待业,养家糊口都成了问题。

倘若侥幸躲过这一劫,还是躲不过税负。

以一家年产值5000万元的中型企业为例,每年度需缴纳以下税项:

  • 大气污染物税额,累计约6-12万元

  • 水污染物税额,累计约8-15万元;

  • 锯末粉尘化工垃圾等固体废物税额,累计约15-30万元,

  • 噪声税额,累计约为每月0.5-2万元。

总结下来,一家中型生产企业的年度环保税额,应该在30-70万元。

对利润微薄的小厂家来说,无异于一笔巨款。厂家只能把环保成本转嫁到产品价格上,于是从原材料到配件再到成品,各环节环保税及其他方面的费用层层叠加在一起,到了终端,就是物价高企,久而久之,链路薄弱的地方断裂,就会导致整个市场崩盘。

4人口红利消失

制造业在全面完成数字化转型之前,摆脱不了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劳动力的依赖。但近几年来,体力劳动力市场的供给大幅度减少。除了自动化、工业机器人等新技术的影响,人工老龄化也深刻影响着经济环境。

从2015年开始,每年减少的适龄人口约1000万,这一趋势或将维持10年以上,累计减少的适龄人口将占当前人口数量的十分之一左右。1962年后出生的人口逐步退出体力劳动力市场。

2015年,繁重体力劳动者开始退出工作岗位,2017年,轻体力劳动者开始退出劳动力市场。

随着劳动力人口下降,人口红利消失,人力成本上升,中国将面临劳动力短缺、无力承载劳动密集型企业的残酷现状。

基层务工人员、制造业生产设备操作人员平均工资增长,五年翻了一倍。制造业人员的工资已经超过行业的整体工资水平。

2016年制造业从业人员平均工资是4.2万元,生产人员的工资达到了4.7万元,比行业平均工资高出10%左右。人力成本增加,更压缩了利润。

除了工资,企业在社保费用缴纳上就不堪重负。以一个100人的工厂为例,人均工资6000元/月,在新政策影响下,社保一项支出200多万!

5制造业出路何在

制造业企业普遍的痛点,无非是成本高、利润低。

  • 原材料上涨,机器和生产线成本高企

  • 税负重。

  • 贷款难,利息高,审批难门槛高。

  • 人工成本高,翻倍上涨。

传统制造业处于信息孤岛状态,各个环节的数据隔阂、信息障碍使得更新迭代困难,效率低,利润低,受到各个环节,来自各方面的掣肘。

要想改变现状,制造业需要新的思维和领导力。在这个资本打劫、政策压制的时代,谁也不清楚会在那个节点被洗掉。我们唯一能做的是转变思维,迎接风浪。

稻盛和夫——世界上唯一缔造两家世界500强、创造世界航空公司最高利润率的商界传奇;阿米巴经营——稻盛和夫纵横商场的超级武器,由企业家而不是学者总结提炼的经营管理模式,华为“班长的战争”、海尔人单合一、韩都衣舍小组制的源头,通过划小核算单元,会计核算体系,内部市场化,赛马平台,”算清帐分好钱”真正实现激励人心,激活组织。

【课程预告】

2018年10月24--27号(苏州)

道成咨询第112期《阿米巴经营原理与推行实践》方案班暨10周年庆典

【授课老师】田和喜

【使命】: 传播【理念+算盘】自主经营,强企兴邦

标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