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历史的见证 | 苏式花窗博物馆

2018年12月23日 工业厂房装修 155 views

作为苏作家具的代表,苏式花窗在苏式建筑艺术中扮演着独特而重要的角色,制作技艺是联合国人类非遗代表作“苏州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的一部分。苏州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花窗博物馆的成立见证了苏州民间对于传统工艺的坚守与保护,也见证了苏州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市对推动苏作工艺传承的力度。

在“变”中守护不变的记忆

对于蔡晓岚来说,收藏花窗的经历与这座城市的变迁有着巨大关系。1992年,苏州古城经历了一次大变动,一条贯通东西的主干道——干将路道路拓宽工程如期展开。干将路有3.5公里在古城内部,涉及拆迁的有8000户人家,30万平方米的建筑物拆下了包括花窗在内的不少明清苏作家具。


博物馆馆长蔡晓岚

而在上世纪90年代初,花窗的价值并没有被广泛的认知。从老房搬到新房的苏州人将旧家具、门窗视为旧货,半卖半送地处理掉。就在那时,从事古玩收藏的蔡晓岚去居民家收“旧货”,一处老房子里的花窗吸引了他,花窗虽多数被住户糊上了花花绿绿的月历纸,上面还刷了石灰水,却在仅仅露出的一角中,木质本身的典雅加上惟妙惟肖的雕刻,散发着苏作工艺的精致气息。“我一下就被迷住了,这些东西都是祖宗传下来的宝贝,是苏州这座城市的记忆。”如今,每当谈起这段收藏经历,蔡晓岚依旧十分激动。就这样,一堂六扇、全品相清代银杏木雕花窗开启了他收藏花窗的道路。


“早前,苏州的旧家具、门窗被打散了装成一捆一捆,用集装箱装到广东东莞,再运到香港,有些流落到全世界。到了2005年之后,古花窗、旧家具就几乎很难收得到了。”蔡晓岚说,这些花窗在苏州地区收购的占90%以上,从开始接触明清花窗至今的20多年里,不管是干将路扩建还是桃花坞地区改造,只要是伴随着城市发展而存在改造的地方,都会有他的身影。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曾在看到这些花窗后说:“苏州的一部分历史在这里,一部分消失的历史被收藏起来了,这些东西属于苏州这块土地,是这块土地的见证,也是历史的见证、生活的见证、审美的见证和艺术智慧的见证。”

风雨中坚守“花窗梦”


蔡晓岚的收藏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建成苏式花窗博物馆前,这些花窗被安放在312国道花锦村花莲路一座厂房内,以古丰阁花窗家具陈列馆的名义对外展出。花锦村的厂房不但地方较偏,游客很难找到,而且地势低洼。每到雨季,放在一楼的上千片花窗就会泡在水里,积水最深的时候达0.8米左右,这对于这些木质花窗的损伤极为明显。

另外,除了存放,花窗的损毁也是令蔡晓岚极为头痛的问题。在这些明清旧花窗中,真正完整的并不多,绝大多数都是残缺不全的,其中戏曲花板损坏的尤为严重,人物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没头没手。


“虽然有人开价几十万购买一扇花窗,我也舍不得出手,卖掉这些花窗无异于卖掉苏州几千年的文化。”蔡晓岚说,在他的库房里,不管是残缺的还是完整的,很多花窗上都贴着“非卖品”的标签,即使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他也一直坚守这一信条。但同时他的内心也极为矛盾——怎样为这些花窗寻找一个良好的存放环境?怎样对花窗进行维护和进行技艺传承?于是,他从1998年开始就四处寻找那些散落在市井中的苏作家具老工匠,在厂房里着手抢救这些民间瑰宝,并从社会上召集学徒开展技艺传习。

保护、修复、研究、传承、发展是蔡晓岚在收藏道路上一直遵循的脚步。而就在保护工作稍有起色的时候,花锦村却被列入统一规划开发当中,蔡晓岚的仓库也在拆迁范围内,这3000多扇花窗如何安置成了“老大难”。

就在蔡晓岚无计可施的时候,2013年11月,苏州市民办博物馆扶持项目公示结束,以古丰阁门窗家具民艺博物馆等民办博物馆为代表的9家单位获得共90万元的馆舍租金补助、免费开放补助和学术成果出版奖励。这是自2013年《苏州市民办博物馆扶持办法》出台后,苏州市首次对民办博物馆实行扶持。同时,经苏州市政府、姑苏区政府、苏州市文广新局等多家单位协调,2013年12月,江乾路、平海路交叉口一幢面积2000平方米的二层楼租给蔡晓岚,用于建设苏式花窗博物馆。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装修、搬迁、布展,该博物馆筹备工作全部完成。蔡晓岚介绍,对外开放后,这里一、二楼将常年展出300扇花窗,以及部分明清家具,展品每半年更换一次;地下层则作为藏品仓库。此外,博物馆还辟有多媒体教室,将开设相关课程、开展手工体验等活动,推动苏州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的传承和发展。

“花窗”的主人——蔡晓岚

“花窗”的主人——蔡晓岚,1972年生。如今,他的产业分了好多摊,每天,他都要到花窗库走一走、看一看,读花窗,是他每天的功课。花窗,已成为他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出生在苏州一个普通人家,从爱上收藏到如今,已有30个年头。

最初还是通过与同学“物物交换”来丰富自己的藏品。省下父母给的点心钱、剃头钱,5分一枚、一角一枚地从同学手里收购各类铜钱。有了“大唐”,想觅“宣和”,有了“咸丰通宝”,还想找“天盛元宝”。渐渐地,学校的天地已容不下他,一放学后便偷偷溜到一个叫慕园的门口其实是一个“地下”古玩品市场,开始和大人们交易。

 博物馆的一二楼主要用来展示,目前展出的只是收藏总数的十分之一。对展示的藏品除了竖标牌外,他还在网上发出“英雄帖”,招募志愿者和半志愿者(可付一部分酬劳),欢迎爱好吴文化身体健康的退休同志来这儿做志愿者。这里还是苏大艺术学院教研实习基地、苏州工艺美院研教实习基地,把传统工艺的工具展示给大家,也可实地来参与。

他希望将来能普及到中学,让学生从小就对苏州传统工艺有所了解。另外,他还想出一本记录收藏花窗的故事、花窗本身背后的故事以及花窗知识的书。他这儿有传承的老师傅,居民家有老花窗拿过来,老师傅可以帮他们修复。在传承的基础上,花窗博物馆还要创新。创新就是完全用传统的工艺融入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制作家具,以花窗点亮人们的生活,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高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